当前位置: 主页 > 英语 >
中國有先機應緊緊抓住“顛覆性技術”
发布日期:2022-05-10 02:04   来源:未知   阅读:

  這樣的“顛覆性技術”如何才能出現?怎樣才能發展?全國兩會期間,科技日報記者採訪了不同領域的全國政協委員。

  “從基礎研究到真正的大規模應用常常需要較長時間,例如,mRNA和脂質體的基礎科學發現都是在20世紀60年代,到脂質體納米載體的mRNA疫苗問世,經過了整整60年。”提到顛覆性技術,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納米科學中心主任趙宇亮院士表示,一項技術能不能服務於社會,實現顛覆,首先取決於基礎研究的科學發現,而后是技術能不能發展,能不能解決實際問題。

  “基礎科學的前沿突破有望誕生顛覆性技術,量子技術就是很好的例子。”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空間科學中心研究員吳季表示,要孵化顛覆性技術,需要有氣度、有信心在基礎研究方面做出別人沒做出過的東西。

  “像牛頓那種理論突破式的顛覆性發現現在已經很少了,如今要實現基礎研究的突破需要借助先進儀器設備,一類是地面上的大科學裝置,一類是空間中的科學衛星。”吳季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一半以上物理類基礎研究的突破來自這一類研究。

  我國在部分領域正走在前列,例如,“中國天眼”FAST、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悟空號”、散列中子源等。其中量子通信已經在實際應用中落地。

  “這類基礎研究首先要有自己的裝置,其次需要可持續發展的支持。”吳季說,在“墨子號”等項目上已經走出了成功的范式,我國應該進一步利用國家體制的優勢,開展有組織的、定向的重大科學基礎研究。

  然而,在科學衛星的評審會上,吳季仍會有很多不舍。“科學家們的建議很多,但得到的支持還不夠,按照每年隻打1顆科學衛星的規劃,難以滿足科學探索的需求。”吳季說,作為評審專家很難選擇,很多開拓性的項目遺憾落選。

  “國家應該在空間科學領域設立專項,增加科學衛星的發射機會。”吳季說,近年來,衛星的發射成本在降低,基礎研究應抓住時機,逐漸從跟跑、並跑轉向領跑。

  “它的誕生不是一日之功。”趙宇亮舉例說,能做載體的脂質體顆粒很早就有,但一直在微米級別,達不到疫苗載體可用的納米級﹔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人們才把它變成質量可控的納米脂質體,但又一直難以做到可控和大小均勻﹔直到人們發明了“芯片微流控技術”控制納米顆粒的生成,才實現了質量可控的大規模制備。

  很多顛覆性技術的發展路徑都是這樣“一波三折”。“實際上科學發現以后,在實際應用階段需要解決很多技術性問題,也會面臨更多新出現的問題,走向成熟需要時間。”趙宇亮說,所以,社會各界特別是領導層、管理層需要提高對基礎研究和原創成果的時間忍耐度。國家對基礎科學研究的強力支持不能忽冷忽熱、對前沿方向的探索鼓勵不能斷斷續續,國家對從基礎研究到實際應用間的科技創新全鏈條,應有完整布局和支持,才能“孵化”顛覆性技術。

  去年《科學》發布的全世界最前沿的125個科學問題被認為是顛覆性技術的“任務單”,它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第一條就提出了:可注射的抗病納米機器人會成為現實嗎?

  “智能化的納米機器人是納米載體的下一個目標。”趙宇亮說,國家納米科學中心團隊目前處於該領域研究的領先地位,可以將DNA分子編織成“高鐵車廂”載著藥物分子進入體內,在血液循環系統中是球狀,遇到腫瘤時自動“變形”成尖刀狀鑽入腫瘤內部,有點像“變形金剛”,能解決腫瘤組織致密、難以攻破的問題。

  “有了可注射納米機器人,將來的外科手術也可能被取代。”趙宇亮說,顛覆性技術不可能靠單一領域的科學家來完成,不同學科之間能夠實現高水平學科交叉是關鍵。例如,我國在納米機器人的基礎研究上走在前列,但要落地應用需要材料科學家、化學家、微納工程師、藥學家、臨床醫生、生物信息學家等共同努力,才能實現更高水平的智能化、更廣泛的應用。

  新華社北京3月10日電(記者宋晨)記者10日從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二院獲悉,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正在規劃全球掩星氣象探測星座建設,以實現全球高精度、高時空分辨率大氣遙感數據的獲取。 據介紹,掩星探測是導航衛星上發射的信號穿過電離層和大氣層后,頻率、相位及幅度會發生變化,通過這種變化進行反演計算,可以得出大氣溫度、濕度氣壓及電離層電子密度等信息,彌補傳統氣象觀測手段的不足。…

  人民網北京3月10日電(記者杜燕飛)今年2月以來,多項體育賽事匯集北京,讓全民健身熱情也更加高漲,“運動健身”也早已成為“熱詞”“要事”。 2021年國務院發布《全民健身計劃(2021—2025年)》,提到要深入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和全民健身國家戰略。…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